九龍華仁書院安省舊生會

Wah Yan College Kowloon Alumni Association of Ontario

Welcome to WYKAAO

Contact Us

Featured Articles

《南京 南京》__陳柏齡 (71)

《南京  南京》
 
拜謁國父孫中山,要去南京中山陵,那地方需要走許多級石級。上了年紀的人,也真要有點敬慕之心才會走上山頂謁陵。開始時,石級斜而不陡,貪玩的我還可以跑幾級上山,至山腰,石級筆直且長,與許多人一樣,我要休息換氣再往上慢慢地走了。
 
時值初秋,紫金山的松濤仍是郁郁葱葱。楓樹開始染紅,楓葉與松柏紅綠相影,景色更顯嬌嬈。遙望蒼翠的金陵城,迷蒙蒙的,是似曾相識?
 
是舊時相識,這地方我到過,那是在孩提時代,結伴同行是我南京的堂兄弟,陳東與陳衛。那時候,我們蹦蹦跳跳地跑上去。幾十年未見陳東了,兄弟南人北相,真好相貌。自小一方水土長大,他變成了外省人,南京話是他的鄉音了。這念親情的導遊只能夠帶我們來到山底,不能上山,腿不行。
 
兒子要求去參觀南京大屠殺紀念館。我想,也好,既然在美國土生土長的張純如可以寫出「The Rape of Nanjing」,兒子也應該知道一下這慘事。他對歷史有興趣。
 
日本仔殺中國人三十萬,鮮血淋漓,歷歷在目,這歷史悲劇已經正式入了聯合國史册,不能抵賴。「殺人填命,欠債還錢。」這是江湖規矩。當今世界講的是毋忘歷史,罪惡不可忘却,但可以寬恕。
 
國軍守南京英勇戰鬥,尤其光華門一役,打到血肉模糊,人人承認。
 
當年,住在南京的外國人,救了約二十萬南京人。伸出援手者有傳教士,這又令我想到華仁神父。最重要的是,這些人記錄了當時情況,鐵證如山。
 
趁著機會,讓兒子學習中國近代史,像看連續劇一樣,中山陵之後,他的心情被大屠殺紀念館振撼一下,再跑去抗日領袖蔣公的總統府參觀。這比去明孝陵,參觀帝王墓地強多了。
 
乘坐高鐵往武漢,與外母祝壽。下午,帶兒子參觀了辛亥革命紀念館。他看得仔細,我在館外休息時,他還在館內。
 
馬不停蹄走了四個與中國近代史有關的地方。他學了多少?我相信,有一人物他肯定記得,那就是孫中山,參觀廣州的孫中山紀念堂己有介紹,為了讓他對國父的印象更深刻,我應該帶他去孫中山故鄉,廣東中山翠亨村吃紅燒乳鴿。
 
1977年,有一個禮拜假期,决定取道臺灣回香港。
 
结果被有瓊瑤色彩的寶島狐狸精勾魂。魂魄身軀兩留連。「落花人獨立,微雨燕雙飛。」我被狐仙鎖住。
 
有兩天,踏著蹣跚脚步走入故官博物館。參觀了國軍的抗日戰爭紀念館,國軍那英勇抗敵事蹟是血染風釆。我深受感動,熱涙盈眶。

從此以後,寶島的狐狸精與抗日戰爭時期的國民黨軍隊皆成為吾之所愛。
 
香港?我沒有去。直接從臺北飛回洛杉磯。
 
今曰的感覺與幾十年前無異,大屠殺紀念館讓我熱淚盈眶。只不過同行者是兒子,不是狐仙。
 
Don
October 30, 2017. 
==================================================================================
 
【晏幾道 _《臨江仙》   夢後樓臺高鎖,酒醒簾幕低垂。去年春恨卻來時。落花人獨立,微雨燕雙飛。記得小蘋初見,兩重心字羅衣。琵琶弦上說相思。當時明月在,曾照彩雲歸。】 
You are here: Home Features 《南京 南京》__陳柏齡 (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