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龍華仁書院安省舊生會

Wah Yan College Kowloon Alumni Association of Ontario

Welcome to WYKAAO

Contact Us

《舊鄉新情》 【刁民系列之二】__陳柏齡

《舊鄉新情》   【刁民系列之二】  


廣東南海西樵大仙崗與我有不解的情結。我每次回廣州都去看看我的祖屋,緬懷爺爺和父親。他們曾經在這地方生活成長。這清朝同治三年建立的青磚大宅,現已老舊得天殘地缺。聽說,這鄉村成為了政府一級文化保護村。兒時我每年返鄉,舟車勞頓大半天才到,現在從廣州返鄉僅需四十分鐘車程吧。

Following is what I recorded this time:

與堂細佬返大仙崗陳氏宗祠拜祖先。順道感謝祖先讓小兒Adam仔考選擇題瞎猜中的.  適逢「太公分豬肉」, 陳氏媳婦十幾人在祠堂內洗菜煑飯準備晚間廿幾席飯菜。陳氏兄弟一眾男丁則在祠堂大門旁賭博,圍觀人指手畫腳,人民幣満地,他們在玩 “鋤大弟”。在我的鄉下,家中事情都是女人份內事,男人少有幫忙。有幫忙者, 是堂兄弟農民頭阿寶,他以利刀一張,在魚塘邊劏雞,利刀往咽喉割,拖刀,單手拿着雞翅膀, 滳雞血於魚塘,跟住顺手一揮,把死雞扔到另外的大竹籠內。有两隻投籃擦邊不中半生不活的雞在地上翻腾叫救命。冇事!鄉下婆立刻拿進祠堂滚水拔毛。廿幾只雞項,被寶弟弟三兩下手勢搞掂。他還邊殺雞邊用西樵話大談"H9N7",   像個流感専家。 

鄉下婆們燒四籮元寶拜祭祖先,祠堂內火光紅紅. 他們爱戴祖先。永遠不破除迷信。文革進行得如火如荼时,  香燭绝市。清明時節,鄉人偷偷地上山,燒羊城晚報拜山祭祖。破四舊?見鬼去吧!

我們沒有留下來吃晩飯。添了五百元香油錢,分了太公的燒豬肉,先行離鄉。

Don  May, 2013.

You are here: Home Features 《舊鄉新情》 【刁民系列之二】__陳柏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