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龍華仁書院安省舊生會

Wah Yan College Kowloon Alumni Association of Ontario

Welcome to WYKAAO

Contact Us

《又見樟木頭》 【刁民系列之四】__陳柏齡

《又見樟木頭》        【刁民系列之四 】    


奇城!樟木頭的downtown我來過N 次,  每次都有一些新觀察,  新感想。這次看得特別清楚,   忍不住落筆描述,加入在這「刁民系列」,讓朋友也能親臨其中。

樟木頭的中心地段沒有什麼家具城,電器一條街,也沒有什麼海產市場,食街,金融街。四綫城市没這事兒。這地方沙塵滾滾,什麼生意都有;地產經紀,茶餐廳,酒楼,服裝店,字畫古董,涼茶鋪,銀行,擺地攤賣玩具,東北餃子館,回民飯店,新疆燒餅,Mc Donald, 生果店。。。不能細列。

當然還有夜總會卡拉OK,骨場,洗腳店。還有路邊乞食人。真手快!兩年前才子帶我閱兵的胭脂街已經搬走,   變成商場了。想閱兵,走遠點吧!她們等候首長說:「女同志們辛苦了!」

「生意興隆通四海,財源茂盛達三江」

這地方看似雜亂無章,其實井然有序。人們各有生計。為活得好一點各出奇謀,辛勤工作。

永遠有民工在掃地清潔,他們的掃把總能剛剛好趕得上收拾行人亂扔的垃圾。

這裡不是三岔口,也不是十字街頭。這裡是五條馬路交接的地方。公交車,摩托車,私家車,的士,白牌,單車與在馬路橫行的人民匯合.  "和谐号"火車就在街角不远的鐵軌上呼嘯而過。爺爺拖着孫子過馬路,花街神女更如過江之鯽,三三倆倆拖手仔撲面游來。

奇怪!這地方沒有交通燈,沒有交通警。路旁有一公安哨亭,但我從來沒有見過站崗人。在那裡可會找到公安?   我真不知道,  更不用說那些車頂會著火的警車了。這裡人車互相 “禮讓”,我來此地 N 次。沒看到過交通意外,也沒有見到大塞車。

問才子:「老實告訴我。這裡發生過大意外未?」

才子說:「未见过。」

Don讀過芝加哥大學trickle down 經济大師 Milton Friedman 的 "Free to choose" 两次。他是自由市场学派鼻祖,  主張政府越少干預巿场越好。極端的例子是:開摩托車不必規定戴頭盔。死得人多人們自會戴!
樟木頭這五條馬路交叉口是一個好例子。唔死人。沒必要設立交通燈,拖慢traffic.

有朋友每逢看到我寫大陸的人和事,不管是好是壞。必加單單打打評論。不必了。我幫你說:「這是腐敗政府與黑社會勾結的三不管地帶。」

朋友。未曾見過撈偏門的地方不要打通脈絡的。是否要幫你問一下,此地做夜總會生意的 老闆娘們。

我看到的是:這五叉路口是樟木頭物阜民康的面貌,  正催趕我享受這太平盛世的市集繁華與略帶妖氣的溫柔。

你看到的是:污穢得不堪入目胭脂地,箇中腐敗,激起你胸中千般憤恨。

我完完全全沒有你這感覺。sorry.

送大家一首柳永的詞。他寫當年宋朝的杭州.  借古用今, 柳永好像在寫樟木頭這沒有交通燈的交通要塞。

東南形勝。 江吳都會。錢塘自古繁華。
煙柳畫橋。風簾翠幕。參差十萬人家。
雲樹繞堤沙。
怒濤捲霸雪。天塹無涯。
巿列珠璣。盈羅綺競豪華。

可惜的是。樟木頭没有自古繁華。曾几何時這裡是下鄉務農知青的悲傷地。今天在噹筆下成為奇城。參差十萬人家!養活很多人啊朋友。請勿口輕輕。你來管下D刁民。

再見樟木頭 !

Don.  May, 2013.

You are here: Home Features 《又見樟木頭》 【刁民系列之四】__陳柏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