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龍華仁書院安省舊生會

Wah Yan College Kowloon Alumni Association of Ontario

Welcome to WYKAAO

Contact Us

《中國兩省行 - 2 浙江之二》陳柏齡 (71)

書法家

導遊女帶領我們參觀「伍子胥紀念館」。

導遊女是上海人。媚態萬千,講一口上海音的普通話,就是黃鶯開喉唱歌。呢喃軟語,令人受落。

她不跟我們介紹伍子胥,這姑蘇城的營造者不重要。她跟我們介紹一位書法家,據說是中國書法協會的副主席。

「曲徑通幽處,禪房花木深。」穿過廳堂,進入一大偏間。這房間古色古香,青磚綠瓦,天花板甚高。墻上掛滿各樣的字體:篆書、隸書、行書、草書,應有盡有。字體有大有小,那些字我是有懂有不懂。不用說,這是某人的書法。

惝大的書桌擺設簡單,上放文房四寶,桌子邊的青花瓷插了小五星紅旗。

中央坐有一人,此人留平頭,穿一身白色唐裝,生得國字口臉,氣宇軒昂。手握一本古書,正在低頭細讀。他對旁邊事情不聞不問。好像是諸葛孔明在讀孫子兵法,運籌帷幄,決戰千里。

Wow! I am impressed. 他是伍子胥不成?

我坐在最前排的長板凳,面對大師。其他人紛紛坐定,像小學生留心聽老師講話。

老師把頭慢慢地抬起來,站立,用一種氣滿乾坤,博大精深的眼神望著大家。
「今天與各位有緣,相遇在姑蘇寒山寺,與大家研究一下中國書法,是我的光榮。」他說話清楚深沉。

導遊女的酒渦開得像花兒般爛漫。她在旁邊插嘴:
「我們單位用了很長的時間,幾經周折,邀請到大師來這古蹟展示書法,大家應當趁機會讓大師寫幾個字留念。」

她繼續:「曾經有領導跟他學寫毛筆字。大師平時寫一個字要收幾千元。今天由於與我們合作,僅收些少墨汁紙張費。不信,請你們立刻上百度查詢。」

「哦!還有,大師一分鐘之內能作詩一首,你們可以寫上四個字,大師即興作藏頭詩送給你,多有意思。」

事不宜遲。旅遊巴士在外邊等著,還有一個景點要去。只見導遊女把一張張已經裱好了的宣紙,由細到大高舉,展示在人們眼前。價錢不等,小的一九九,大的六九九。

滿座默然。我的童心未泯,區區一九九,何樂不為。我决定打破彊局。

「老師,請你試試這四個字,是我的兒子名字。」

父親遠在天涯海角,也想到兒子,永遠是兩條「煙屎」先行。

「哦!天倫兆倫,好名字!」

不到一分鐘,老師用鉛筆寫了四句給我:
「天道酬勤瑞章承
倫理綱常藏心中
兆逢春和潤偉業
倫澤華作兄弟情。」

他邊念邊解釋。我用廣東話在心暗唸,暗覺詩不押韻,而且詩句也不好,什麼東西!我寫詩比老師強。

我感謝他的吉祥話,說;「那麼請老師寫一九九那張吧。」

身旁的壽星仔說:「這怎樣可以,我爸爸朋友送的字畫都是很大張的。這樣小,掛在你書房不好看。」

導遊女報我友善的微笑:
「是咯。大張的好,兒子頂呱呱。」

老師即席揮毫用大紙寫字。只見他彎腰鼓氣,大墨筆揮舞,全神貫注地一口氣把作品完成。

「先生貴姓?」
「小姓陳。謝謝老師。」

大師:「好!我多送你一個印章。」

他拿起印章用力印上去,殷紅顏色的字跡深深地印在黑字旁,倍覺有中國味。

朋友們爭先恐後要求老師作詩寫字。導遊女忙得不可開交。

我手拿墨寶走出門外,心裡總是忐忑不安。這一百多元美金來之不易,我有受騙嗎?

同行一大學教授模樣的老者對我笑:
「字是寫得不錯。」

我急問:「那麼人呢?」
「人的名字也聽說過。」

我鬆了一口氣:「哦,那就好了。」

「說不準。人可能是假的。」

红樓夢太虛幻境對聯:「假作真時真亦假,無為有處有還無。」

嘩!咁都得?

You are here: Home Features 《中國兩省行 - 2 浙江之二》陳柏齡 (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