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龍華仁書院安省舊生會

Wah Yan College Kowloon Alumni Association of Ontario

Welcome to WYKAAO

Contact Us

《Banff -- 何妨長作班芙人》__ 陳柏齡 (71)

前言 

母親九十五歲,三番四次向我推薦Banff那地方,因為她年輕時(約七十歲)曾經去過,美麗的景象記憶猶新。 

2014年,我嘗試了「中國兩省行」,小兒子在柏林逗留了兩個月「讀書」。暑假即将结束,我召集家庭成員,去加拿大國家公園,Banff 渡假。 

友人夫婦,近日參加了LA七天的加拿大「夢幻旅程」巴士遊,行程包括Banff。他們甚滿意。我知道,這樣子遊玩孩子們是不會開心的。試想,把兩只馬騮關在籠子里,到時候放出來跟大人一起看景點,聽導遊講解,馬騮必然作反。 

移民四十年,我已成了「土人」,孩子們是「土著」。何必坐巴士。我決定網絡操作,訂機票,旅館,租汽車。我們直飛 Calgary,自駕一個半小時到 Banff。在那里住足五天,三天 Banff,兩天 Lake Louise。 

天倫無價 

風景有價,因為機票,旅館,租車與飲食有價。與家人共度快樂時光無價,天倫無價。

不坐大巴士的目的就是自由行,盡量與孩子們參加活動。這裡的戶外活動可多了;爬山,騎單車,騎馬,釣魚,漂流,獨木舟.....當然還有與老伴散步在落霞裡。可惜我越走越慢,有甩拖的危險。 

既然孩子們有攀登珠峰的凌雲志,那就 climb rock 吧。 

爬石是這裡戶外活動的新項目。國家公園也是生意,勇敢的工人一步一腳印在山石上釘上鋼梯,直至頂峰,極驚險而跌不死人能事。爬石者全副登山武裝,由職業登山人帶領。四小時來回的費用不平宜,每人加幣179。請早訂位,名額有限。 

我怕死更怕氣力不繼。微風細雨,遠望孩子們越攀越高,消失在大山深處 ..... 

四小時後,一隊人馬英雄式歸來。 

大兒子天倫說,〝We saw a grizzly。〞 

我問,〝Did you touch it ? 〞 

    

我曾經是騎單車高手,現在還是雄風依然。春風得意,帶著他們在沒有盡頭的羊腸小道上飛馳。但我可以和他們漂流嗎? 

孩子啊!機會難逢,父親要嘗試。我身體的機件在歲月中老化,但願機件一齊慢慢地衰老,不能先壞一件。 

七人在橡皮筏上,我與大兒子坐船頭。掌舵年輕人Jack,從愛爾蘭來,小帥哥的口音就像華仁神父。Jack四歲跟著父親撐船,十六歲已經拿到高級rafting牌照,他父親是做這行生意的水上人家。有番鬼旦家仔掌舵,我立刻放心。 

一個半小時的急流險灘,從高而下。我接受了IceBucketChallenge洗禮,冰冷河水從頭淋落,直流肚腩。水噴進口腔內,把沉睡多年的爛牙叫醒,痛凍難忍。度天倫之樂,痛亦何妨。 

小兒兆倫叫,〝Alan,watch out for dad! 〞

天倫把我 wet suit 拉鍊封緊。寒冷中,我心中升起一陣溫暖。 

很久之前有一部金像獎電影,"Deliverance"講的就是漂流。電影中,天山童姥怪孩用banjo奏出一曲,音樂如行雲流水,抑揚頓挫,我至今不忘。故事從快樂開始,以悲劇收場。 

向孩子們推薦這電影,〝You must see this rafting movie. There are good rivers and mountains. There are also not so friendly ones. Don't go where hillbillies are. 〞 

   

湖光山色 

加拿大洛基山脈的Banff國家公園,是世界自然遺產。小城鎮Banff人口一萬,往西五十多里是著名的 Lake Louise.湖光山色的自然景區,果然名不虛傳。 

這兒松柏參天,溪流不息。要呼吸天地之靈氣,與野鹿同在,不如一頭轉入森林里,去尋找唐朝詩人王維的意韻:「古木無人徑,深山何處鐘,泉聲咽危石,曰色冷青松。」。 

這兒的山脈連綿,怪石嶙峋。山瘠經過千萬年的雨打風吹,仿佛像是被屠龍刀斜斜劈開,變成倚天劍插向雲霄。仰望山巒,見到一頭雄偉的山羊傲立。山風吹拂下,走進另一境界。毛澤東的《十六字令三首》:

山,快馬加鞭未下鞍。
驚回首,離天三尺三。
山,倒海翻江卷巨瀾。
奔騰急,萬馬戰猶酣。
山,刺破青天鍔未殘。
天欲墮,賴以拄其間。

哈哈,我何來王維清靜恬淡的「禪意」,更無主席與人鬥樂無窮的「霸氣」。 

人傑地靈 

我不愛與人鬥,我愛與人和平共處。美麗自然景色,需要友善的人襯托。Banff人和睦可親,有一種在鄉村生活的純樸。人們禮讓駕駛,悠然自得,每人都享受著這環境。 

在Banff午餐晚飯,幾位友善鄉村姑娘waitress的氣質令我心中舒暢。想起近兩年在網壇冒起的加拿大妹妹,EugenieBouchard。世界女子排名第八。她青春陽光自然,身材一流,正反手有如讓子彈飛。我認為她的掙錢潜力勝沙娃。希望她在美國網球公開賽有好的表現。 

小兒用生硬的普通話跟我說,〝爸爸,這裡有很多亞洲遊客,沒有墨西哥。〞 

我用普通話回答,〝對的。有些印度人,你媽媽的同事.....〞 

停車拍照。景點俯視Banff downtown。真是「一片孤城萬仞山」,心曠神怡。 

有一大學生模樣的中國年輕人問,〝爸爸,這裡的風景怎樣?〞 

中年人回答,〝還可以,還可以。〞 

〝還可以?〞我心想,這種人真難服侍。朋友,我去過香格里拉,兩地景色各有千秋。 

余晃英師兄(61)最近旅遊Banff。作詩云: 

麗日藍天路豁開/風馳電掣不快哉/湖光山色飽饗眼/人間仙境入鏡來

七月繁花不沾塵/好山好水倍銷魂/解道此身非我有/何妨長作班芙人 

套用一句加拿大人的常用話: awesome! 

但最後這句 「何妨長作班芙人」我確是有點意見。尋尋覓覓,去那裡吃碗港式「清湯腩面」呢? 

Don

You are here: Home Features 《Banff -- 何妨長作班芙人》__ 陳柏齡 (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