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龍華仁書院安省舊生會

Wah Yan College Kowloon Alumni Association of Ontario

Welcome to WYKAAO

Contact Us

《寫字》__ 陳柏齡 (71)

     

雖然我不像雀王J兄,每星期天去老師那裡學習寫毛筆字。但我也愛寫字。週日,我六點鐘起床寫字。拿起鉛筆,對住自己喜歡的唐詩宋詞亂抄一通。 

去年花了十五美元,買了一本啟功的「行書技法」,臨摹他的筆法。啟功說,字的重心在偏左或偏上的位置,我至今未能體會到其中奧妙。他寫的一篇「千字文」,我只從「天地玄黃,宇宙洪荒」抄至「金生麗水,玉出昆崗」。我重複抄寫這一小段四十八個字. 一千個不同的字?  咪搞阿Sir 

我是寫字初哥,但有興趣,故而不覺累。寫十張八張紙,開始時寫正楷,後來寫潦草。字體有大有小。寫完了,讀詩人的詩句,欣賞自己的字,好壞不關别人事。正如文章完成,自己讀兩遍,微笑發自內心。我自得其樂。 

清晨幽靜,天還黑,檯燈亮著,我伏案寫字。不時用鉛筆刨刨筆。慢慢地,曙光乍現,聽到窗外小鳥的叫聲。我從黑暗寫到光明。 

小時候,和許多小孩子一樣,我練習過毛筆字。中學時,沒有大人「迫」我,那就不寫了,終究拿著支網球板比拿著支毛筆好玩多。工作的時侯,更不必寫字,學會簽英文名就可以了,重要的是打電腦鍵盤要快如鋼琴家的手指,那是家計之道。 

許久以前,我在西雅圖拜訪父親的朋友。世伯的書房擺滿文房四寶,牆壁掛滿了他寫的字,地下還鋪了一張未完成的。書房凌亂不堪。我暗想,將來退休,我也可以搞搞這玩意。 

退休後,我又沒心機了。寫毛筆字真麻煩,又墨汁有墨筆將會把我的書桌弄到髒亂。朋友告訴我,不必用毛筆,有專門教寫鋼筆字的書。 

聽到雀王不想向書法老師請假,而缺席雀局。我下定決心,用鉛筆練字。我用一本厚厚的筆記本一頁一頁地寫。大半年過去了,我發覺「練習」竟然帶來「進步」,覺得自己的字有了「美」感。 

討論書法,當然要提到晉朝王羲之的「蘭亭序」。這是「天下第一行書」。據說當時書聖與文友聚集在會稽山蘭庭,進行消災祈福活動。他們在飲酒賦詩,二十六位才子寫下
蘭庭詩三十七首。王羲之即興揮毫寫序言,寫下了28行,324 個字。那是中華不杇墨寶,後人評他的行書如:「清風出袖,明月入懷」梁武帝評:「如龍跳天門,虎臥鳳闕」。吾友才子評:「就像他的一次香艷戰鬥,此生不能再作「龍跳天門虎臥鳳闕」之舉」。
 

世界上有許多「好字」的人。我選擇學習啟功的書法,因為此滿族「胡人」老頭幽默風趣,才氣縱橫。他到處寫字,來者不拒,寫匾題字皆可。笑說:「我就差公廁沒寫字。」試看老頭的打油詩「墓志銘」: 

中學生,副教授。博不精,專不透。名雖揚,實不夠。高不成,低不就。癱趨左,派曾右。面微圓,皮欠厚。妻已亡,并無後。喪猶新,病照舊。六十六,非不壽,八寶山,漸相湊。計平生,謚日陋。身與名,一齊臭。 

這種人,在文革期間一定被鬥到臭。他有入八寶山嗎? 

各位,寫字不同打寶齡球,打寶齡會把我的右手弄得笨笨的,我是用右手打網球的。雀王J可以告訴你,寫字絕對沒有影響他打麻將「摸牌」。

多謝雀王。

You are here: Home Features 《寫字》__ 陳柏齡 (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