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龍華仁書院安省舊生會

Wah Yan College Kowloon Alumni Association of Ontario

Welcome to WYKAAO

Contact Us

《「南海之龍」網球隊沙漠紀行》__ 陳柏齡(71)

 「南海之龍」網球隊沙漠紀行 

“History repeats itself”  多是講大事情,但也可以發生在小小的網球場上。 

連續三年,「南海之龍」老人家華人網球隊都殺入「元老杯」決賽,連續三年,都是在與對手各勝一場之後,在第一雙打的 10 分 super tiebreaker 中決定出冠亞軍。世事也真奇妙,網球場上歷史可以重複。

從2013 年開始,每年的三月底,我必領隊參加這在加州棕櫚泉舉辦的「元老杯」比賽。「南海之龍」是賽事唯一的亚裔隊伍。

從星期一開始打預賽,星期四決賽。預賽場地在棕櫚泉的各個鄉村俱樂部進行,每天享受不同的一流網球場。比賽分組別, 有六十五歲以上的超級老人隊,也有五十歲以上的。不許用假身分證。 

2013

2013 年,「南海之龍」第一次參加比賽。3/22/13 我寫下一些筆記給校長與同學:

南海塵噹帶領「南海之龍」老人家網球隊,在加州棕櫚泉沙漠大戰三天,艱難進入決賽。
今日,三月廿日 high noon, 與加拿大 「White Rock」 白人軍團狹路相逢。 黃沙渺渺,艷陽高照。「南海之龍」決戰「White Rock」於世界十星級大酒店 Desert Spring JW  Marriott resort & Spa。
「南海之龍」隊員來自五湖四海。塵噹成軍, 不論階級,不談政治,不講宗教。只看球技。Equal Opportunity Employer.

隊伍有陳水鞭同門兄弟綠菅大佬; 有口號派「一定要解放台湾」過氣國防科大解放軍; 有不慬三民主義為何物只識上教堂香港喇沙仔; 有香港大學退休醫生;有壽星公鍊奶除了講錢乜都唔講生意人; 有越南漂洋過海到金山難民; 有純血統德國裔五十二歲「年輕人」;更有哈佛出身英國佬紳士大律師。

個個意見多多, 自以為是。塵噹領隊,沒有民主。
今日與加拿大白人軍團在加州沙漠決一死戰。求事在人,成事在天矣! 

海峽兩岸同胞,愛喊口號:「dragon,dragon, go,go,go!」華仁神父培養出來的學生,會寫打油詩,不喊口號。 

南海之龍    沙漠稱雄    生擒白石    拜祭先賢
噹領隊    和諧社會    明年舉刀    沙漠之狐. 

今日沙漠之戰,南海之龍金缐釣白芙蓉,絕地反擊。one match all 之後每人眼睛聚焦「解放軍」與「陳水鞭細佬」的第三雙打配搭。结果他們在Super tie-breaker 落後4:7,5:8 之下,咸魚翻生,反超前11:9 拿下冠軍。[解放軍] 與 [陳水鞭細佬] 擁抱慶祝。噹偷笑:夠運。 

2014

2014 年三月,「南海之龍」再度進入決賽。

打油詩:

南海之龍,再闖虎穴。/ 廉頗未老,問鼎稱雄。

沙漠衛冕,汗灑嬌陽。/ 明朝決戰,天佑英豪

也是在各勝一場,第一雙打one set all 之後的 super tiebreaker. 這次我們輸了,9:11。「明年舉刀    沙漠之狐」失敗,那有心情寫筆記呢。 

2015

2015 年,興趣來了。3/26/15首先一篇「南海之龍殺入決賽」筆記送給校長與同學:

甲骨文老板Larry Ellison  熱愛玩帆船,也熱愛網球。近年他全力支持BNP Indian Wells Open, 要把這ATP1000 賽事升級成第五大满貫。 

Larry 觀賞球賽,必有年輕漂亮仙姑相隨。Seniors 觀賞球賽,多有老伴同行。 

費天王決賽不敵小德。賽後曲終人散,輪到到830 位老人家打比赛。這是世界上最大的老人家網球賽,朋友來自全國各地,也有從加拿大來的。大家來沙漠渡假看網球,然後自己打比賽。 

我巳經是第三年做隊長參加五十歲以上的「高級組」。2013 年拿下冠军,2014 年拿亞軍。 

2015 年呢?同樣驚險,我們艱難地進入了決賽。今天正午十二時對陣加拿大「白石」兵團。 

加拿大今年有兩隊球隊參加,妄想自己人打自己人,把決賽與奬杯搬回溫哥華自己玩。 

怎知道美國有沙塵噹。有沙塵噹領隊的「南海之龍」。你過關斬將,過一過我這關先。昨天我們2:1 險勝,讓他們失去自己決賽機會。 

打油詩一首鼓勵士氣: 

南海之龍,天神之龍。加國強隊,襲棕櫚泉。

妄想二隊,決賽稱雄。沙塵噹王,橫刀立馬。

開壇作法,排陣英明。三條行頭,同花順尾。

放棄中路,誓奪二盤。眼噴火焰,老馬迴光。

将士用命,淚灑沙場。無言感激,各位隊員。

來之不易,珍惜今天。渺渺黃沙,決一死戰。

求事在人,成事在天。盡力而為,今生無悔。

「決賽日」! 

艷陽高照。沙漠今天正午的溫度超過一百度。 

兄妹情深,吾妹陳珊珊開二小時車捧場哥哥。 

我們贏了第三雙打: 

台灣大總管/ 解放軍 6:4, 6:3.  

輸了第二雙打:自己睡/古銅色人 6:7, 1:6. 

我在第一雙打,one set all,7:6,3:6. 拍擋是五十二歲的白人 ”年輕人” Russ ,他背著我爬山,邊背邊唱,”He ain't heavy, he is a Chinese....” 。

Playing a 10 points tiebreaker. 比分咬著上,我們領先10:9。 

全部人圍觀,為自己的隊伍打氣喝采。 

珊妹形容最後一分給會友:「Donald won the deciding championship match point with the backhand slice, untouchable by his opponent. 」 

所以說她不夠哥哥鬼馬。同一件事,我會這樣寫: 

對手一僧一道,一肥一瘦,一高一矮。最後一分,我們領先10:9。四耆英上網短兵格劍幾回合。突然間,塵噹單邊救主(賭牌九?),猶如士碌架打中袋,一招「慢流」,反手volley把網球輕輕一托,只見那球兒不快不慢地徐徐斜落小角。兩只鬼似老僧入定。網球不知去向。廣東話:摸都冇得摸。

五秒,僧道相顧而笑,上網握手:「Good play. It is a pleasure playing with you, Don」。

作謙虛狀:「Lucky. Yeah, still have a few shots left.」 

「年輕人」Russ 跳高用胸膛與我 high five, 差點把我弄到跌倒。其實日照焚香爐,把我的頭髮都燒焦了,多打幾分也會跌倒。如果不幸,人生時間表可能更改,提早拜見 Fin 神父,與他談網球去。 

全場雷動喝采。慶祝「南海之龍」再度奪冠。 

怎會是如此巧合,連續三年,毎次都是各勝一場之後眼光聚焦在第一雙打的 tiebreaker. 而且都是 11:9 或者 9:11。History repeats itself! 

加拿大人在寫「嘔血譜」,「南海之龍」在奏「凱旋曲」。 

這玩意是西方人發明的。在人家地頭, 連續三年非冠則亞,殊不容易。我明年不玩了,老氣橫秋,急流勇退,見好即收。

You are here: Home Features 《「南海之龍」網球隊沙漠紀行》__ 陳柏齡(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