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龍華仁書院安省舊生會

Wah Yan College Kowloon Alumni Association of Ontario

Welcome to WYKAAO

Contact Us

《July 4th 煙花》__ 陳柏齡(71)

我看July 4th 放煙花像慶祝春節燒炮仗。記憶兒時過年,父親帶我倆兄妹買炮仗,小孩子特別開心。燒炮仗聲音劈啪作響, 什麼驅魔去鬼破舊迎新,全不是我的關注,只有手中燃燒「滴滴金」的火花和口袋裡的紅包,才是過年的精彩。那些甜蜜的記憶每年都會在July 4th 重新點著,在心田深處亮起。

兒子們還小時,我心裡想,如果我也像我父親一樣,每年的美國國慶日,都跟他們一起在家門口放煙花,他們長大後同樣也會記得起我。或許,他們也會帶領我的孫子放煙花,一代一代的傳下去。這叫家庭傳統。

每年的 July 4th, 路邊擺賣煙花的攤檔必勾起我一段回憶,引起我內心微笑。我想起了多年前父子的對話。

那年July 4th,我們一起去買煙花。父子三人在車上。大兒子天倫七歲,小兒子兆倫四歲。

我說:「We are going to buy firecrackers to celebrate July 4th.」

小兒無知:「What is July 4th?」

大兒子答:「That is America's birthday.」

小兒想母親:「Who is America's mom?」

大兒子毫不猶豫:「She is Uncle Sam's wife.」

多麼天真無邪的對話。它給了我很多快樂。男人,是應該建立家庭,養育孩子的。

今年暑假,小兒在芝加哥做實習工。July 4th 前夕,他寄來了他平生所賺的第一張支票傳根。

他說:「Uncle Sam took some money away from my check.」

我回他:「Happy July 4th. Go watch the fireworks.」。

Don.  7/3/2015.

You are here: Home Features 《July 4th 煙花》__ 陳柏齡(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