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龍華仁書院安省舊生會

Wah Yan College Kowloon Alumni Association of Ontario

Welcome to WYKAAO

Contact Us

《粤語方言詩》__岑建成(71)

現今全球使用粵語人口約有一億三千萬(非正式統計),粵語本身的聲調相當複雜豐富而又富于變化,也完整地保留了漢語的入聲,廣州話聽來亦悅耳動聽,用來朗誦唐宋詩詞,更是原汁原味,寧舍唔同。
以粵語入詩者,清末民初有何淡如,譚臥樓及廖恩燾。廖恩燾,據羅慷烈老師考証,生於1865年,廣東惠陽人,廖仲愷胞兄,曾任駐外多國公使領事,他也是陳香梅的外公,1954年卒于香港。廖精通中西語文,據說九歲時遠赴美國加州升學,從1924 年開始,寫了很多集合粤語、白話、文言的三及第詩,嬉笑怒罵,雖間或失之俚俗,但在省港澳傳播極廣,這些粵語詩,在他手上玩得融合又生鬼有趣,廣東人讀之會引發會心微笑," now 鬆" 則因語言隔閡,便不知所云了。(但胡適到廣州時也曾入鄕隨俗寫了一首粵語詩噃,見下文)。
廖恩燾抗戰勝利後居香港,曾和劉伯端、羅慷烈(我的港大中文系老師)、王韶生等在堅尼地道廖仲愷故居組成 「堅社」,填詞唱和,自得其樂。(與會者包括張紉詩這位女詩人)

上文說廖從1924 年開始寫粵語方言詩,查實該年乃其「嬉笑集」初(木刻)版出版之年,1924年之前他已炮製了不少啜核、抵死之作,以文言入詩較少,粵語較多,部分極之粗鄙低俗,不忌粗言穢語,皆可入詩。 茲舉其中過癮之作:(寫漢高祖),「霸王已自烏江喪,邊個同渠拗手瓜」。
廖恩燾也寫了幾首與賭有關的詩:
1)「叉(搓)麻雀」:
買齊幌(旺)子當孤番  跌落天嚟幾咁閒 / 拚(搏)命做成清一色  絶章摩(摸)起大三番
尾糊整定輸家食  手氣全憑旺位搬 / 邊個龜公唔好彩  十舖九趟畀人攔(截糊)
2)叉麻雀(其二):
     通宵鬧到咁虛含  廿萬輸完重冇音 / 惡佬炒媽唔歇口  闊官逢賭就開心
     錢銀冇乜人情講  花酒無非路數斟 / 至笨苦中尋快樂  黃蓮樹下去彈琴
3)「推牌九」:
     做起庄嚟想拆天  呢舖賭法惹人憐 / 發現火就堆頭撞  轉下風嚟擺口煙
     密十連揸唔改色  長三配對仲輸錢 / 至衰幾隻塘邊鶴  未到開牌震定先
廖寫二十年代初廣州新潮女子的打扮與心態,
「自由女」:
     姑娘呷飽自由風  想話文明揀老公 / 唔去學堂銷暑假  專嚟旅館睇春宮
     梳成隻髻鬆毛狗  剪到條辮掘尾龍 / 靴仔洋遮高衭腳  長堤日亱兩頭舂

明朝的廣東出了陳白沙(獻章)(新會人)及湛甘泉(若水)(增城人)兩位出名的思想家/理學家,據說陳為慰母而寫了兩首粵語兒歌。
其一:
     記得細時好  跟娘去飲茶  門前磨蜆殼  巷口挖泥沙 / 隻腳騎獅狗  屈針釣魚蝦  而今成長大  心事亂如麻
其二:
     鴨子沁沁玩水氹  梅花跌落菊花林  今朝阿媽唔吃飯  唱支歌仔解娘心

至於湛甘泉(陳白沙學生),未聞他有寫過廣東詩歌,但順帶一提的,湛乃增城沙貝村(今新塘)人,家母也姓湛,亦是新塘人,同姓也同鄕,不只"三分親"吧。 六十年代中,我隨母親回她家鄉探親,她曾提過湛甘泉其人及「尚書府」。(湛甘泉歷任南京吏部、禮部侍郎,官至兵部尚書)湛亦曾與王陽明相與論道,稱「王湛之學」。至於家母又與湛甘泉(1466-1560,明憲崇成化年-明世宗嘉靖年間)是否有宗族淵源関係,尚待考究。 而我手頭上倒有一本岑氏族譜,本族系始祖是明成祖永樂年間(1403-1424),從南海九江遷居順德桂洲的,傳到我這一代,已經是第十九世了。 族譜上沒有我的名字,只抄寫到家父那一代為止,十九世及以後族人,還有待家鄕族人補上。

陳白沙的新會同鄕梁啟超在其「飲冰室文集」內也收錄了幾首廣東方言詩,如晚清某學究(應該是何淡如)寫的「賦得椎秦博浪沙」(寫張良僱大力士在博浪沙椎殺秦王):
     幾十多斤鐵  孤單一個人  攔腰掟過去  錯眼打唔親  野仔真行運  衰君白替身  
     差點變成鬼  快的去還神  兇手當堂趯  差佬到處尋  亞良真正笨  為咁散清銀

上文曾提過胡適也寫過一首廣東方言詩,
「黃花崗」 :
     黃花崗上自由神  手揸火把照乜人 / 咪話火把唔夠猛   睇佢嚇倒大將軍

新文化的領軍人胡適到過廣州,也許因他提倡白話文,這首詩是實踐了他的文化主張吧。

欲罷不能,再錄廖恩燾一作:
「王昭君:
     咁靚宮娥嫁老番   琵琶抱住出榆関 / 收埋只髻慌人睇    較過條弦對鬼彈

以上所臚列的粵語詩在廣東以至港澳市井坊間口口相傳,膾炙人口,這也是粵語詩的魅力吧。

上文提過廖恩燾與羅忼烈老師(何sir 是羅師得意弟子,我則十分不肖了)等在香港組成「堅社」,填詞唱和,自得其樂。羅師是一位詞曲高手,晚年移居加拿大溫哥華,曾寫了「粵語竹枝詞.溫哥華見聞」十首,茲登錄其中九首:

處處舖起了地毡   入門記得除鞋先 / 可憐座上西裝友   個個變成赤腳仙

西洋名字最趨時   愛媚蘭絲又麗絲 / 試自唐人街上叫    一呼百諾不為奇

不識爹娘漢姓名   卻無勾鼻與藍睛 / 只因不懂家鄕話    人說阿濃是竹升

搖旗吶喊作孤臣    烏合成軍數十人 / 等是有家歸未得    可憐無補費精神 (大陸流亡海外份子)

殿中菩薩垂瓔珠    架上宗師披破襦 / 若問兩家誰富貴    當然佛祖勝耶穌

摩中小食一攤攤    一頓五文幾咁閒 (摩:mall 也)
熱狗不如咕嚕肉    老番也愛吃唐餐

新編球隊號灰熊    馬大牛高好陣容 (灰熊grizzly, NBA 球隊,已搬到曼菲斯)
遠近投籃都失準    十回征戰九回凶

安排家少便抽身    畢竟香江好揾銀 / 如果乘機包二奶    不妨長作太空人

街頭巷議小兒科    無事生非話一籮 / 何以噪音停不得    烏鴉不及議員多 (也可適用於香港議會議員?)

後話:
因為不懂copy and paste,惟有把資料抄在I-pad 上,十分費時,但冇計,為博老師同學一哂而已;草率地把資料堆砌,也顯得雜亂無章;而部分登錄(特別廖氏)的詩句,借Don 兄慣語: " 學生塗鴉,不要放上.....,讀後投籃可也" 何sir 意下亦然吧!

You are here: Home Features 《粤語方言詩》__岑建成(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