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龍華仁書院安省舊生會

Wah Yan College Kowloon Alumni Association of Ontario

Welcome to WYKAAO

Contact Us

《風城探仔》__ 陳柏齡 (71)

《一》
 
Windy City 芝加哥的四月,還有雪花飛舞,從密歇根湖吹來的寒風刺面。春天未到風城,楓樹如柴無新葉。我們夫妻兩來一個,「風城探仔」。
 
一轉眼就三年。2013 年,我們陪兒子到這「西北大學」之後,就再沒有來過了。那「金榜題名」的日子已經過去,現在離開畢業典禮越來越接近。這世界再無「畢業分配」,只有「畢業找工」。
 
兒子邀父母來探望他,理由是:「Every time my buddies parents come to visit them, they buy me dinner. It is time to repay them.」
 
父母探兒的理由不言而喻,尤其母親。
 
「Son, can we come on Spring Break?」
 
「No, I am going to New Orleans with my 兄弟會.」
 
他們兩部大車,經田納西州玩到最南部的紐奧良。
 
「Dad, I visited the country music hall of fame, and Elvis' s home.」
 
「I listened to your favorite song "The Gambler ".」
 
我問他:「Did you go to Bourbon Street? 」
 
「Yes, it is a wonderful place.」
 
「Did you see girls flashing?」
 
「No, hahaha.」
 
我說:「I did...」
 
出發前,兒子來短信:「i scheduled saturday lunch with one group of friends, and saturday dinner with another group 。then sunday lunch with my roommates parents, if that’s okay。」
 
我回答:「That is wonderful. We have credit card...」。
 
《二》
 
比起三年前,這西北大學又多了一間新的「MBA」教學大樓。傍水而建,宏偉壯觀。兒子說,他的學校有許多舊同學捐款,endowment 全美列前茅。我想也許是,他的校長是募款高手。我每星期平均收一封學校寄來的電子郵件,要求家長 ”帮忙” , 我無錢幫忙。
 
我們參觀了音樂學院的音樂廳,Kellogg School of Management 大樓, 兒子的歷史糸課室,兄弟會的宿舍。我還是喜歡去看看學生的室內活動場地,那些網球場,游泳池,還有一排又一排的跑步機,學生們對著窗外那茫茫湖海,戴上耳機,邊跑邊聽音樂,汗流浹背。
 
父母遵命。請兒子的好朋友吃中飯和晚餐。
 
希臘裔 Micheal 仔,三年前找 roommate 在 FB 與兒子結緣,從此同房,同兄弟會,同一籃球隊。這富三代,給我印象深刻,將來醫生帥哥談吐得體,衣著普通,一條Kmark 牛仔褲,T-shirt, 開一部舊truck.  唉,我們祖國的富人兒女真要向 Micheal 仔學習。Micheal 的父母都是醫生。我感謝他們每年的復活節請兒子到 Indiana 的鄉村房子渡假。 
 
 
另外一位女同學 Amy 也在讀醫。但做醫生不是她的首選,做小提琴演奏家才是。她批評朗朗演奏時的表情太夸張。並且告訴 uncle, 她的一雙手買了保險。我祝福這有四分之一愛爾蘭裔,其餘中國裔的活潑開朗女孩成功。暗地里告訴兒子,做朋友可也,你搞不掂她。
 
西北大學所處的小城 Evanston 吃東西價錢相宜,東南西北中食物齊全,「順化牛肉粉」,「成都水煑魚」,「Salmon skin roll」...任君選擇。有信用卡就可以了。
 
《三》
 
講到信用卡,自然會想到妻子的智能手機。這二年,她每收到信用卡公司的深夜短信,通知她有人擦卡,用了一元八角,二元,四元不等。無需是福爾摩斯,也知道是兒子傑作。他在學校的圖書館讀書到天明,時常愛吃零食,在 vending machine 買「垃圾」。
 
競爭激烈,要找到理想工作,就要爭取「見工」,就要在暑假做internship 爭取工作經驗。怎樣辦?他毫無實際的工作理歷,那 resume 可寫的僅有學習成績。成績亮眼雇主才見你。
 
所以他寒窗溫習至黎明,拿著包薯片走出圖書館,睡三小時上考場。他有些同學聰明透頂,不必捱夜也可拿高分。人,是沒有公平可言的。
 
兒子說,當考試期間,圖書館開通宵,同學們都在那兒溫習功課。我說,有絕少數情侶同學為情捱夜,其中一位是「陪讀」另外一位才是真正讀書。
 
《四》
 
每年早春,許多美國公司進駐「名牌」大學選才,招聘實習生,為公司輸入新血。三年級的學生此時緊張得像考大學,他們作準備,如臨大敵。
 
McKinsey, Bain, Boston Consulting Group and Deloitte 這些我聞所未聞的 consulting firm, 在我兒子心目中已經變成三年前的 Columbia, Yale, U of Chicago and U Penn.
 
在二百五十名三年級求職學生中,兒子是被挑選入 Deloitte 「strategy and operation」的唯一學生。
 
他開心得像考入了 Columbia. 我是千里迢迢走來向他道賀的。
 
媽媽評論,兒子入西北讀書是力所能及,剛剛好。因為排名比「西北大學」高的學府沒有一所收他,在西北以下的大學全收。這次找工作,則是相反。大公司小公司沒有一間要他,山窮水盡時,Deloitte 要他了,這是運氣。
 
我說,這是家山有福。去年,廣州的陳家親戚,把鄉下用來養雞的舊屋修葺,裝上祖先牌位,燒了串大炮仗,或許是原因。
 
《五》
 
我們三人在學校的星巴剋飲咖啡,開家庭會議。
 
「How can you be so lucky? Got the internship and the company you want.」
 
兒子說:「No kidding, I am really lucky. The English boss likes me.」
 
他見了五次 Deloitte 的人。有 case interview 有 behavioral interview. Case interview 是叫一個廿一歲的年輕人,出謀獻策,去解決任何行業的生意問題。behavioral interview 是天南地北聊天,了解求職者。
 
「We talked a lot about my Europe trip.」
 
二年前的暑假,兒子在德國讀書(玩?),他那經歷記憶猶新。
 
明白了。他與英國老板的 interview,從丘吉爾講到皇馬足球隊,從 fish&chips 講到倫敦橋.....他可能會說,真的倫敦橋從倫敦搬了來美國羚羊谷。
 
我告訴妻子,我們的兒子開始進入社會,不可用考試成績行量。人生路途多變化,有幸有不幸。「The rest, leave it to 天。」。
 
「Dad, I will graduate one quarter early. I plan to use that time to take the MBA exam.」
 
嚇我一跳,二年前不是說不讀嗎?怎麼現在改變主意了。
 
「I want to work three years, then off to study for full time. I want to go to Stanford. Otherwise not enough education.」
 
我立刻上網查詢就讀史丹福MBA 的條件,GMAT 800 分滿分,史丹福入讀起碼720 分以上。
 
「Can you do it?」
 
「沒有問題。」兒子用國語回答。
 
《六》
 
夫妻商量,要讓兒子知道世界艱難。從今年的六月十五號到八月十五號,斬斷他的經濟來源,長江截流。
 
「Son, you are going to support yourself this summer for two months. Rent, food, transportation, concert...,you take care of your own.」
 
他謅眉頭:「What?」
 
「What? You are making good money as an intern this summer. Budget yourself, you should have money to put away. Don't use mom's credit card.」
 
「ok ok. That is fair.」
 
不願意也要願意,無人情講。
 
《七》
 
在開往機場的巴士站,兒子摸摸我的臉,說:
 
「Dad, your face looks a little dreary.」
 
國語回答:「我感覺有一點兒累。」
 
我突然想到幾件事。
 
「Son, listen.」
 
「Yes, Daddy.」
 
「When you get your first big fat check after you graduate, buy me a golf set.」
 
「You got it.」
 
「Play some tennis for me. You need it in the future.」
 
「Don't get injured when play basketball. I'm lucky, never get any major injuries playing sports.」
 
「Come back to west coast to work if you can. I don't want to visit you in Chicago.」
 
他找了一個析衷的辦法:「I go to SF, not LA.」
 
太好了,我想。
 
「Lastly,stay focused . No girl friend yet. Don't let the hormone get a hold of you.」
 
巴士來了,兒子害羞了。搖頭晃腦,雙手遮颜:「yayaya, byebye 」。
 
在巴士上,我慶幸兒子被那處在荒無人煙的 Dartmouth college 拒絕。我喜歡人煙稠密的地方。
 
全文完。
 
Don
You are here: Home Features 《風城探仔》__ 陳柏齡 (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