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龍華仁書院安省舊生會

Wah Yan College Kowloon Alumni Association of Ontario

Welcome to WYKAAO

Contact Us

《五斗米折腰 - 小費》 __ Don Chen (71)

《五斗米折腰 - 小費》 

去年冬天,兒子跑到科羅拉多州的 Aspen 滑雪聖地做工。那地方非富則貴,許多荷李活明星遠道而來渡假。

「Hey, dad, I got 100 dollars tips by helping a rich man fit his boot.」

「Merry Christmas Son.」

講起小費,那是正中父親的知識範籌。首先聽聽兒子是怎樣說的。

「一般來說,女人吝嗇,男人慷慨。」

父親補充:「醫生吝嗇,斷袖分桃人士慷慨。」

「有錢人較為闊綽,他們當五元錢不是一回事。」

「how do you know they are rich?」

「by their clothing and ski equipment.」

小子學會了「先敬羅衣後敬人」。他還沒有遇上江湖客,「仗義每多屠狗輩」,他們的打賞最豪爽。靠拿小費作為薪水主要來源的客人,也很闊綽。

「服務重要,細心,客人會多給小費。」

他說到了重點,這才是能拿到好小費的關鍵所在。

移民異國他鄉,需要入鄉隨俗,吸取別國文化。有些國家,給小費是禁忌,等同貪污。但給小費是美國文化。我甫一上岸便學習。

首先學會怎樣拿小費,慢慢地,學會怎樣給小費。

賭城拉斯維加斯凱薩皇宮的咖啡店是拿小費的啟蒙地,從 waitress 的手指縫中拿到幾元錢。然後在荷李活「雅芳餐廳」大展身手,左手托盤右手拿茶壺,如托塔天王。那时候,輪到我給小費了,從手指縫中給幫忙收拾盘碗的新進學生幾元錢。

在美國,凡是服務行業的工作都有機會拿小費。理髮師,代客泊車,旅館侍應...餐飲業的企枱們,主要靠小費收入。

立法者曾經嘗試,把時薪提高,消除小費。不得民心的立法當然過不了關。

如今在賭城看表演,門票有平有貴,對號入座,平票坐後面,貴票坐前座第三行。往時看表演,用打賞方法,打賞越高座位越好。

曾經在賭城看貓王皮禮士的表演。進場時有 Major D 帶位入座。他身材高大,風度翩翩。穿一身燕尾服,就像貴族的管家。我准備了幾個五元籌碼,首先「握手」一個,座位不滿意,再度「握手」一個,仍然不満意,三度「握手」,滿意了。他笑我也笑。「Enjoy the show gentlemen.」我比較喜歡這樣的入座方式。

小費是血汗錢,如果服務到位,是應該得到的。

父親生前有麻將友人差理uncle, 在香港開高級白牌車為生。
打牌前,父親問uncle: 「差理,今日貼士如何?」

「我被個孤寒鬼佬灑了幾粒 “神沙”。」

曾經服務一桌客人晚餐。節日餐廳忙,我用盡全力招呼,客人贊口不絕。埋單一百元,小費零元。這在餐飲行業叫做「黑枱」。台山老闆心腸好,他放了十元在杯盤狼藉的枱面上。

今天在洛杉磯做浴足,價錢是二十元。如果客人只給五元小費,那是不合市價了。聽說,有師傅走出門口,把五元小費還給客人。多年前,想要在此地夜總會倚翠偎紅,小費每位二十。這是公價,請勿搞亂市場。

也有「集腋成裘」的例子。在那徬惶愛小賭的日子,在賭城玩二元一注的廿一點。贏了廿多元,離開時,不好意思地打賞了荷官一元。5 dollar

他說:「Thank you Sir. Every little bit helps.」

再講小兒雪山賺小費,他把五元錢放在桶內,希望引來小費。

我告訴他:「好!好個乞兒技倆。」

Don March 30, 2018.

You are here: Home Features 《五斗米折腰 - 小費》 __ Don Chen (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