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龍華仁書院安省舊生會

Wah Yan College Kowloon Alumni Association of Ontario

Welcome to WYKAAO

Contact Us

《戒煙》 __ Don Chen (71)

《戒煙》

四月春花驕,噹哥定戒煙。
今天吸煙族,不許過城池。

IMG 0774第一天:週末星期五,醫生開了兩個星期的尼古丁「膏藥」藥方。我在韓國燒烤館向一家人宣告 breaking news, 我要戒煙。全家雀跃。在停車場猛抽幾口才開車。回家,兒子幫我貼上「膏藥」。

第三天:實在難熬。胸口絕對空虚,喉嚨似有蟲蟻爬行。買了香口膠和花生米,用來彌補「膏藥」的不足。

第七天:睡覺怪夢連連。晚上常常紮醒。食慾增加,打球有氣。

也曾嘗試戒煙,那是廿多年前的事了。停止吸煙一個月後,被公司派往煙草產地俄亥俄州出差。坐在禁煙區,與同事共進晚餐吃牛扒。禁煙區形同虚切,「扒」後一枝煙,感覺良好。一群人去看脫衣舞,那裡煙霧瀰漫,飲了兩啖啤酒,眼迷迷看舞嬢。此情此景,戒煙事己煙消雲散,戒煙人丟盔拋甲了。

彈指廿年過去,社會在進步,人們的生活習慣有了很大改變。抽煙對身體健康有害這一思維已經深入人的腦袋。香煙被看成毒品。另一方面,抽大麻煙證明可以治病,合法了。

二手煙是有害的,抽煙人成了不受歡迎的人。近日,所住小城立法,距離餐廳二十尺內禁止抽煙,結果抽煙人只能躲在屋簷下,草叢中,恐懼地抽煙,似是小孩子偷吃零食,怕被大人知道。作客友人家,走出門口抽煙,千萬注意環境衛生,煙頭不要亂扔。

祖地廣州,以前有煙民千千萬,現在不見了。二等茶樓的大廳爆滿,不見煙民,只有三幾位阿伯在洗手間門口抽煙。下一辈的子姪無人吸煙。同輩的全都戒煙了,連那位只剩四顆煙屎門牙的堂弟也戒了。

吸煙對自己的健康有害,對別人的健康有害。這是社會共識,不吸煙者是時尚人,吸煙者是反潮流。我從來不做反潮流,我愛跟隨大伙兒一起走。

好友聽到消息,多作鼓勵。有人更說這事「了不起」。兒子開出獎勵:「If you can quit, I pick a day on the weekend to play tennis with your friends.」。

今天去理髮。把戒煙事情告訴相識多年的上海理髮師傅 Jack。

壞人講「怪話」,他正經地說:「陳老板,你抽了一世煙,戒掉可惜。減少抽就可以了。更何況,學了的東西放棄多可惜。我們當年學抽煙是很辛苦的,又流眼淚,又咳...」

Jack 舞動理髮剪刀,繼續講道理:「我有個朋友,戒煙四年,體重增加四十磅!」

「嘩!」我不經意地摸一摸肚皮,Jack 沒說錯。

難忘一人,他享受香煙就像品嚐高檔茅台。那時候大陸物資貧乏,好多吸煙者要拾煙頭,把煙絲拆出,用煙紙再卷成煙。這叫「㩒蜢」。樓下林伯是㩒蜢人,瘦削矮小,臉色枯黃,煙精也。飯後一枝煙,他把卷煙抽至接近煙尾,長吸一口至肺俯,煙從口中緩緩吐出,雙指夾煙,慢慢地把手一翻,眼睛迷糊地看著指縫中點燃的巻煙,細心欣賞,長嘆:「好煙啊!」

我非梁伯。但戒掉煙會失去一種享受確是事實。清晨書房寫字,斜陽後院讀書,過往都有咖啡和香煙陪伴,現在少了一樣,令人不習慣。

不分晝夜,花甲之年與煙魔戰鬥,還未知鹿死誰手。

Don April 15, 2018.

P.S 尼古丁貼藥似乎無甚作用。全靠意志力。


Don

You are here: Home Features 《戒煙》 __ Don Chen (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