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龍華仁書院安省舊生會

Wah Yan College Kowloon Alumni Association of Ontario

Welcome to WYKAAO

Contact Us

高山仰止 -- 談笑無還期__江紹倫

談笑無還期 

自然崇高

中歲頗好道    晚家南山陲
興來每獨舟    勝事空自知
行到水窮處    坐看雲起時
偶然值林叟    談笑無還期                 王維《終南別業》 

           

            王維的最大成就在於山水田園詩,內涵一種對大自然的無限敬仰,馳想它的崇高。

            大自然有動有靜,動靜相交。它亦有始有終,始終輪廻,或者周而復始,不生不滅,極為偉大。這種崇高在人的心中激起無限蕩漾,在驚奇心理中生出崇敬,奉為美與善的來源。 

            中國人的這種又是世俗又是敬神的崇高觀念,是西方學者所不能認同的。他們的崇高生於神聖,源出基督教信仰,又是我所不能認同的。西方的崇高(sublime)的反面是褻瀆(profane),指謂人的〝邪俗〞,不虔敬,或者褻瀆上帝的行為或者用心。 

            我有時想,也許因為現代西人已經不太虔教上帝,所以西方社會一般漠視褻瀆之心,相對也不太講究崇高了。現代人在消費主義控制之下,一切行為都在輕視道德的心態中過場,由自我主義和即時享樂所主導。2008年底這場金融海嘯便是這樣爆發出來的。可恥可恨的是,它竟摧毀了各地人們之間最重要的互信(trust)。 

            互信最基礎的態度是責任,最高的態度是義氣,一種超出由社會派生的憐憫和愛心,人對人的無條件少談私利的關愛和幫助。展望未來,人類生活在〝同一個世界〞的21世紀,亟需孕育和展現的,就是仁義之心所創造的崇高,不是由恐怕褻瀆神聖所奉拜的崇高,更不是由漠視敬仰而促成的個人主義。於是,怎樣培養仁義或自然崇高,成為當前每一個父母和教師所必須努力的共同任務。 

            上述的《終南別業》寫王維放棄仕途以後,積極接近大自然,希望從中攝取生命意義,充實人生。王維從幼年開始便跟母親事佛。他出身官僚貴冑之家,而且才華出眾。然而,他怎樣也尋不着生命中理想的安寧。從這首詩的末句可見,他仍然把人放在大自然中最寶貴的地位,偶然見到一個樵夫,便〝談笑無還期〞,樂在其中。人間之情,仍然是這位畢生習禪的詩人所最敬重的。 

人的崇高

            中華文化的核心價值是〝和〞與〝安心〞,兩者互相增長。《易傳》說:〝河出圖,海出書,聖人則之〞,把大自然人格化之後,賦予性格斐然的崇高。孔子從審美出發,指出〝知者樂水,仁者樂山〞,說明山水的崇高,使人產生快樂安寧的感受。 

            古人確認山水有靈趣,人們遊留其間,感悟到大自然的偉大,可以孕育壯志和正氣,保持博大的胸懷和深蘊的智慧,纔能容納千情萬象,營造滿足和安心。所以司馬遷遊遍名山大川而作《史記》,而魏晉南北朝的社會動亂之後,文人把他們敬愛生命的溢情,全盤傾注於山水詩畫和其它藝術之中。這個優良傳統,一直傳至今天。 

友愛崇高

            不論是詩評家或愛詩人,大家都共認王維的詩恬淡,清幽,澄徹和自然,少染塵俗中的得失。但是,王維是人,一個敏感的詩人,而且十分貴重友情,所以,他亦有時表露出內心的痛傷,憤懣和失望。 

            王維及第以後便遇受無奈和挫折。在安史之亂時期,他更被迫,給安祿山擔任偽職,十分懊惱。當他被賊軍監禁在菩提寺裡的時候,他的刎項之交裴廸曾冒險去探望他,給予至情的安慰。正是因為這種義氣友誼,王維與裴廸互相唱和,詩作很多,數不勝數。有一首詩尤其特別,題為《酌酒與裴廸》。它寫下王維感嘆世事難測,人心狡詐,人與人之間的交往險惡到連畢生的朋友都需要防備,以免受到攻擊。詩云: 

酌酒與君君自寬    人情翻覆似波瀾
白首相知猶按劍    朱門先達笑彈冠
草色全經細雨濕    花枝欲動春風寒
世事浮雲何足問    不如高卧且加餐 

            最駭人聽聞的警句是〝白首相知猶按劍,朱門先達笑彈冠〞。它似乎在感嘆詩人對人的全面失望。不是嗎?連做了一世朋友的人,在見面中都不能不〝按劍〞,提妨對方隨時出擊。而那些得意之徒,對於前來求助的好朋友,就抓緊機會譏笑一番了。 

            在這種世態炎涼的環境中,王維勸告摯友裴廸,叫他做一條小草,不要惹人妒嫉,如果要做一株早發的春花,就不免要被寒風所吹落了。 

            如果有人說這樣是消極的人生,王維提出積極的做人方法,就是不要過問好像浮雲那樣來去自然的〝世事〞,好讓自己〝高卧且加餐〞,自保和人。 

            顯然,這首詩中的〝朱門先達〞者的笑,不同上詩中的〝談笑無還期〞的笑。前者引生傷害和抵委,不是人間和好相處的景況。後者表示一種樂極忘我的恬怡,應是人間最崇高的關係。 

            我們今天處身於人人自危的環境中,對人對事都不禁怵目驚心,凛然飛動。但是,若然在取捨中必須〝白首相知猶按劍〞,增生矛盾。倒不如凡事淡看得失,爭取〝高卧加餐〞,接受佛經所說:〝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的教訓〞,做一個和風徐來的樂者。

 

You are here: Home Features 高山仰止 -- 談笑無還期__江紹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