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龍華仁書院安省舊生會

Wah Yan College Kowloon Alumni Association of Ontario

Welcome to WYKAAO

Contact Us

高山仰止--試問閒愁都幾許__江紹倫

美人喻美

            曹植的《洛神賦》借美的步行運動寫和諧。那不即不離、若隱若現的動態,盡在詩人心中:〝凌波微步,羅襪生塵〞。自那時起,凌波這一原來敍述水的波動的名辭,即成為中國詩人用來形容美女形態的典故。古人欣賞的美女不是今天西人那種搖胸擺股,意在展示性感的〝美〞,而是含蓄的柔美和嫻靜的純美,讓眼睛和心結合起來的完整而帶着尊貴的美感。 

            在中國美學史上,情理交融的抒情詩詞,沖和淡遠的潑墨畫,莊嚴凝重的建築,程式井然的戲曲,以及八音克諧的音樂,都以和諧勻稱作為美的表現。華夏民族的以中和為貴的美的理想,生自長期農業生產過程中人與天交往共相生息的經驗積澱。在農民的心中,沒有甚麽比風調雨順,嘉生繁祉更為重要和安歡寧泰的了,人與大自然和諧相處,〝故能豐長而歸之〞的思想出自生活奮鬥,是多麽孕育舒服的享受。
 

和諧為美

            周景王登峯造極的時候,命人製作一個最大響的〝無射〞大鐘,遭到秦穆公的反對。他說:〝鐘聲不可以知和,制度不可以出節,無益於樂。〞就是說,鐘聲應該是純音,正如政治制度必須要有節制一樣,皆以中和為佳。同期的《國語、鄭語》又記述史伯的主張說:〝聲一無聽,物一無文,味一無果,物一不講〞,說明不論聽覺、文章、味覺的美,都需多元化,使多姿多采的東西和諧歡悅,引起主體心理的安謚。可見,在春秋以前,人們論〝和〞,首要以大自然中的人與物之間的和諧作為根基的。 

            孔子和荀子後來編《樂記》,把政治教化加入了〝和〞的思想,在一定程度上改變了以前的樸素宇宙觀,强調和的思想感情必須保持着道德規範,不可悖離禮教制度,合起來形成了以〝中和〞為〝美〞的思想系統,影響了中華美學幾千年的發展。 

            概括地說,儒家主張安命樂天,隨順世態,守中居正。道家認為〝道〞即〝大和〞,生命中所經歷的都〝縱浪大化中,不喜亦不憂〞,連悲劇中的苦難都不需驚惶積怨,都可以放在太化轉運中循環,以達終極的化解。佛家勸人從善而不殺生,孕蓄〝和善之心〞。這些,都造成了中國人的像DNA生的那樣深層的謙和濟世心理,以及不偏不易(中庸安穩)的生活取向。 

            中華民族的傳統美觀,扎根在形式的和諧必須與內心的倫理和善結合統一的理想之中。一切崇高而教人尊敬的東西,都以促進人的和善安樂為基礎。因為這種理想不易達成,所以,詩人的表意往往借助意象和人的意態動靜來表達。例如,凌波美人常常被用作說美的象徵。
 

凌波美動

凌波不過橫塘路

但目送    芳塵去

錦瑟年華誰與渡

月臺花榭    琑窗朱戶

惟有春知處

 

碧雲冉冉蘅臬暮

彩筆新題斷腸句

試問閒愁都幾許

一川煙草    滿城風絮

梅子黃時雨                                                         賀鑄《青玉案》
 

            這首詞借美人的流動和牽心,寫詩人自己對美的孜孜追求。凌波般的美感在他面前頻頻經過,他所捕捉得到的,只有那不定不實的〝芳塵〞。這樣,他不免感到孤寂,自問就在這樣的索求中,注定不能得到精神上的安頓嗎?連寶貴的年華(生命)也要虛渡而無得?實在,詩人想,美仍然藏在生活上的每一角落,如月臺花榭,或者深鎖的朱門。〝它〞迷離得只有春天知道。春天是美好的,同時亦很短暫。 

            下半闕寫詩人自己的景況。流動的碧雲和無邊的水澤,都提醒他,必須搬動他賴以創作的〝彩筆〞,儘心工作,把心中的美感形於〝文〞中,訴說〝尋美〞不着的傷心真情。接着,他問自己是否太多情,連捕捉不到的美的真理也夢昧以求。詩人匠心地搬用虛設的發問對着不實的對象(試問),關注藝術詩人真的〝多情愛惹閒愁〞,不酬艱苦,不論工夫有多少,一定要尋着美的在處。 

            沈際飛在《評莫堂詩餘》裡說賀鑄這裡用〝叠寫三句閒愁,真絕唱〞了。不是嗎?一川煙草、滿城風絮、梅子熟了的細雨時份,由眼前事物寫到遙遠的天邊,更穿越時光管道通向未來,寫〝閒愁〞的無邊無盡。對美的追求竟然是這樣撲朔迷離,難有結果?致使詩人黯然神傷。 

            《詩經‧秦風》寫美,以在水一方的〝伊人〞為喻,說〝溯洄從之,道阻且長。溯遊從之,宛在水中央〞。李白寫閒愁,說〝白髮三千丈,緣愁似箇長〞。秦少游寫閒愁說,〝飛紅萬點愁如海〞。這些名句說明,古往今來,詩人以其銳敏的熱誠,關注孕潤生命的美感,是如何牽動知識份子的心智。在這首詞裡,賀鑄用詩樣的時空寫照,說明自己對藝術(藝術是生命和社會)的關心,永無停息。
 

豪情婉約

            賀鑄是北宋詞壇的重要人物。他年輕時熱心〝天下事〞,滿腔〝報國〞熱情,結果沒能建功。他的詞作卻是工麗協律,意遠幽深的,叫人讀了衝動地要奔向他的意境,很美,很雋永。看他寫自己的英銳豪情: 

少年俠氣

交結五都雄

肝膽洞    毛髮聳

立談中    生死共

一諾千金重                                 《六州歌頭》(節錄)
 

            我特喜歡他的《天香》,寫亂世中人的狀況與無奈,流浪中對生命意義的不懈追求。末句〝好伴雲來,還將夢去〞,借〝明月〞這位可靠的忠實朋友的親近情誼,在人生路途中關心遊者的踪跡,在實生活中來,在美夢中去。我不曾讀過比這更美更充滿〝人與大自然融而為一〞的意境。賀鑄以獨到鍊字工夫著稱。我認為他寫景、大自然、時間和空間的鋪排,也高人一着。詞云: 

煙絡橫林    山沉遠照    灑迤黃昏鐘鼓

燭映簾櫳    蛩催機杼    共苦清秋風露

不眠思婦    齊應和    幾聲砧杵

驚動天涯倦宦    駸歲華行暮 

當年酒狂自負

謂東君    以春相付

流淚征驂北道    客檣南浦

幽恨無人晤語

賴明月曾知舊遊處

好伴雲來    還將夢去

You are here: Home Features 高山仰止--試問閒愁都幾許__江紹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