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龍華仁書院安省舊生會

Wah Yan College Kowloon Alumni Association of Ontario

Welcome to WYKAAO

Contact Us

世紀之戰最新報導__Don Chen 陳柏齡

大會    舊同學談經書論道理進入人生虛無界

小組    老校長教國粹評馬匹闖蕩雀館實有緣

塵噹千里單騎   敗走香港麥城 

2013年四月十三日下午。銅鑼灣某大厦「怡南」會所雀館。

一眾同學飽餐戰飯於利舞臺。雄糾糾進戰埸。有掌櫃婦人親切招呼雀王J:「肥佬你好!」鬼佬 on first name basis 的稱呼不夠中國人'花名' 親切。噹與肥佬同行,倍覺有臉。 

幾十年前,雀王J 大學畢業出嚟搵食,在香港金融界大施拳腳, 闖蕩江湖。 廿年有多了,這地方是他平時放鬆身心之耍樂場。

雀王來到這別有洞天的地方好像返屋企。此地每一角落,樓上樓下,橫門側門。他如入無人之境。

塵噹初來步到。有點「鄉里」。門口供奉著的關帝。確勾起了噹的舊情懷,這些地方好像以前曾經來過,這兒有一種味道,好像以前也聞過。mount 在墻上的冷氣機是七十年代模樣,虎虎生風。誓要把香港的潮濕吹乾。

這地方的侍者,每個都是虎背熊腰的高大中年婦人,老闆聰明,半偏門生意可以 employment 性別歧視。這些女人「做得」,而且對麻甩佬們有一點说不出的溫馨友善。

今晚房間爆滿。人們竹戰四方城。有娛樂人也有搏殺人。房間的隔音好。在走廊行動,我聼不到打麻雀聲,也聞不到人聲。這裡真安靜。  

此地不理會禁煙令。煙霧迷漫與空氣清新房間和諧共存。沒有人在埋怨吸到二手煙會死人。 

書僮才子與梁梓堅同學也來了。兩年前他們在葡京沙圈聊天。討論紫微斗數。今次再見面。 當然更熟落。他們談論氣功,八段錦,測字等。

我語才子:「你聽明否?唔明就問。我這位 Terence 同學有料到!」

才子話:「明,明,明。」 

茶水,煙灰缸摆好。四人坐落,先分籌碼再而執位。雀王每一樣事情都做得快而準。如岑兄忠言評論,此兄乃"一週七" 操練人。工多藝熟。

比賽開始。大總管D沉著。雀王興致高。史提芬陸病。史兄患了感冒稍好(H9N7?),已經食了幾服中藥,抱病上陣舎命陪君子。 

頭四圈。應驗了「趁佢病,攞佢命」賭博家名言。史兄僅食糊一舖。雀王J在上家時常提醒他:「你醒咗未?」 

後四圈,互有勝負。我心想:班友仔不外如是。打牌四海之內皆一樣,旺就是贏家。偏章第四只七筒一樣照摸。 

雀王J 的自創番數。比較複雜。噹食糊時,必須由他幫手計番:

「Don, 你放開只手。」

他將五指放平,把麻雀牌從這邊撥過那邊,跟手再撥一次 make sure. 幫每人計算番數:

「獨獨,兩番。無字花三番,一般高x 番,二八眼y番,....再加一條龍.. 一共三十三番!」 

雀王計算,冇人搏嘴,但可加意見。速速磅,唔好兩頭望。 

不時有婦人入房添茶清理煙缸。傍晚五點,有點兒肚餓。大家叫杯奶茶,整件油多嘆下。朋友。美加冇此享受。

才子奇人。梁同學走後他就坐在那裡。沒有起身看打牌。跟住沉沉入睡。食飯叫醒佢。 

飯後再戰。重新執位。我赫然發現。我個位對正洗手間。

我說:「打最後四圈好唔好?我雙眼有點累。昨晚落機沒睡好。」

我暗想,頭八圈上落不大。和和果果。最後四圈阿sir趙完鬆!

我愛聼 Kenny Rogers 名歌,the gambler: never count your money, when you re at the table...未打完,我好少數籌碼。 

「好!你話乜就乜。」同學們同意。

 

風雲突變。三條大鱷頻繁自摸。而且食得越來越大。

雀王開始串人:「你講打last 四。你死矣。入直路我地加鞭,快馬過終點。」

三條馬鞭揮舞,塵土飛掦。噹揸住條水鞭;刁民國人語:「不管用!」

戰意正濃時,總管D發言:「我打大牌同打細牌同樣認真。」

雀王不同意:「點會。我打大認真好多。」

噹同意雀王。玩泥沙咩?但做事情無論大小都要認真,才能管理。否則點能夠上位升級大總管呢?

跟住雀王又話:「你d 牌技唔係唔好。但比起你d '廳彌史' 技術,差好遠。」 

幾個鐘頭之前,還在跑馬地天主教墳場 拜過Fin叔。喂!Fin 神父你保佑我。噹有你心。清明時節,千里迢迢來看你,你俾我摸番幾鋪得唔得? 

神父在天聽不見。Fin 叔不愛這遊戲,他有可能在責備我。 

就這last 四,我唔見三仟。埋單。用美金找數。440 美金。抵玩之至。人人為我,我為人人。剛才那條清蒸老虎斑,鮮味可口。書僮才子連汁都撈理。 

雀王J:「乜紙都收!」這人好似識晒香港d 銀行。

噹暗想:「陰司紙收唔收?」

埋單千五。抽d水唔夠飯錢房租。差二佰。雀王大贏家豪爽江湖。包哂尾數。他今晚保住雀王寶座,衛冕成功。可喜可賀。 

總結失敗原因:1,jet lag. 2, 後四圈個位對住個屎坑。 

局散巳過深夜。邊渡坐地鐵過海 ?史提芬陸叫停的士,给了的士佬一百元,向他说了幾句話。

他一定是跟的士佬说:「幫我送兩個金山阿伯到九龍沙士大酒店。」

噹不與史提芬計較這一百元,領情了。I say thanks.

香港的夜晚真漂亮。舊同學的友誼更漂亮。噹銘記在心中。 

敗北之恥也記心中。不日。從大陸返港。再次挑戰三大鱷。唔通「輸完又嚟輸過?」噹唔信鏡。 

Don

世紀之戰詩句

You are here: Home Features 世紀之戰最新報導__Don Chen 陳柏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