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龍華仁書院安省舊生會

Wah Yan College Kowloon Alumni Association of Ontario

Welcome to WYKAAO

Contact Us

與何副校長一次會面改變我的一生

四十五年前與何Sir一次會面,改變了我的一生。

當時我在九華讀中六,何Sir是副校長,花名咖喱何,絕非浪得虛名,他不怒自威,對學生要求嚴格,校服髮飾不合標準,隨時受罰,更有可能立即被逐回家!

記得一個上午,我正在課室上堂,(當時是誰授課已無印象),校工敲門,朗聲叫道 : 「何副校長叫陳瑞文即刻去見佢!」

我立時眼前一黑,心想 : 「衰咗乜嘢?」摸下髮腳,又摸下白恤衫衫領,都沒有過長,再睇睇白長褲褲管,不是喇叭,應該都合標準,為何被召見? 突然瞥見授課老師催促的眼神,立刻急步趕到副校長室敲門。

「入嚟!」傳來何Sir洪亮有力的聲音,我戰戰兢兢推門入內。

「坐低!」何Sir一邊說一邊用炯炯有神的雙眼打量着我,我全身發涼,恭敬從命。

「陳瑞文,你有考美國大學入學試SAT嗎?」,我答有。

「收到成績嗎?」,我答沒有。

何Sir遞來一份SAT成績單,是我的。

可能我填寫住址時出了問題,一直收不到成績單,其他同學早收到了,但我不以為意,因為沒有認真想過去美國留學。我來自草根家庭,美國大學費用高昂,根本無可能負擔,考SAT是陪同學一起試試,增加公開考試經驗而已。

「為什麼成績單會寄來學校?」我問。

「你報考時,表格上有一欄填寫就讀學校資料,所以他們把成績單副本寄來。」何Sir解釋。

「你知道成績嗎?」,我答不知道。

「拆開看看!」,我依著去做,何Sir與我一起細看成績。

之後他問:「你想去美國留學嗎?」

我答:「當然想! 但家境並不富裕,無錢供我,所以不再空想。」

何Sir說:「你可以試試申請,以你的成績或者可以得到獎學金。」

此時他的眼神和藹,面容慈祥,語調親切,我覺得全身温暖。

他補充說:「想申請就要立即開始了,手續也不少,不要超過期限呀!」

之後我申請了美國幾所大學,僥倖得到其中之一的豐厚資助,實踐了留學的美夢。

回頭想想,如果何Sir當時忽略了我的成績單,又或者只吩咐校工交給我,而沒有向我分析和予以鼓勵,我的人生路途和際遇會截然不同。在當年香港的劇烈競爭環境,我考入大學的機會接近零。

何Sir,謝謝您!

~ 1971屆 陳瑞文

You are here: Home Your Class 1970 and After Class 1971 與何副校長一次會面改變我的一生